柏二🌸

AO3 id: Laien

Order and Chaos Chapter 5

PTSD的退伍军人忒修斯/平凡电台主持人纽特

关于无数失眠的夜晚,秩序和混沌相互依偎

Chapter 5

  纽特一大早起来就看见忒修斯的短信了,这让他产生了一种热恋中的男孩女孩们才会产生的感觉,对方说梦见了他,讲着他穿的衣服,他做的事情,这是早晨,纽特还没有完全清醒,但这条短信有点可爱,他迷迷糊糊地一边套着t恤,一边回复着早上好,丝毫没有这样发出去就真的像恋爱中的情侣才会做的事儿的觉悟。

  穿久的毛衣上被路过的苍耳划开了一截线头,那么绕过环绕着的结与扣,这根线就会一直被扯下去,你永远不知道你拉住的那根线能否解决谜题,但你必须拉动它。

  手指上的倒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碰到水的时候有隐隐的痛感,忒修斯忍不住拔掉了它,一小块皮肤被扯掉,那一点红色的口子还没有夜间从过路的车窗丢下来的烟尾巴亮,忒修斯用指甲按了上去,好像疼痛发挥到极致之后就会自己消失,然而并没有,为什么一块小小的倒刺好像比子弹灼伤手臂要更疼呢。

  “嘀——”手机震动了一声。

  是短信,纽特问他早上好,后面跟着一串奇怪的括号和数字,忒修斯不是很明白,他尝试用莫斯电码解读了一下,什么都没得到。

  “我昨晚睡得很好,谢谢你,纽特,你的短信息,后面的那串乱码是什么?”

  “那就好。那是一个emoji表情啊,你那里没有显示吗?”

  “是的,也许我该换一台现在的人用的电话了。”

  “我今天没事儿,或许我能陪你去看看?”

  真的没有比纽特更热心的人了,以前在学校里他就经常因为各种奇怪的理由迟到,有一次他想救只被卡在空调外机和墙壁缝隙里的小松鼠,搞得浑身脏兮兮的还被教授扣掉了平时成绩,他总也不会拒绝别人,斯卡曼德太太还担心他会不会被霸凌,拿到童话故事里他就是谁都相信的白雪公主,放到现实里也可能会被人认为是烂好人,这没什么错,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连温柔都被误解成目的不纯。

  忒修斯说纽特是他在英国认识的第一个人,纽特就不自觉地想要给他提供帮助,而且他对忒修斯好像有一种奇妙的亲近感,纽特是独生子女,他原本应该有个哥哥,但那是个早衰的孩子,在纽特出生前就去世了,或者说父母正是因为失去了一个孩子,才会把纽特带到了这个世界上,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像个替代品,就好像如果哥哥还在,那么他甚至没有拥有生命的资格,这样想可能有点钻牛角尖或者不近人情,父母和子女间的血脉联系,好像更像是摇奖机器里掉出来的弹球,每一颗都是有颜色的,每个人兑换到的东西都不一样,没有任何人选择了任何人,但至少纽特的父母没有像梵高和提奥的那样,他还算健康快乐地成长了起来,曾经应该有个哥哥这件事没有让他觉得困扰,反而有时候会想象如果家里是两个男孩子一起长大会是什么样的,他们也许可以一起去乡下祖父母的小屋附近探险,也许还会因为抢电视机而打上一架。他和忒修斯有点像,在长相上,并不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那种,只是一些小细节,比如颧骨附近的几颗小雀斑,鼻子和嘴巴的形状之类的,没准忒修斯真是自己哪个平行时空里的哥哥。

  但是忒修斯却没有回消息,纽特猜想是不是自己太唐突了,今天是星期日,不会有人把工作面试放在星期日,所以他又是空闲的一天,独处让整个屋子膨胀成一个巨大空间,里面装满了水,他浸在里面,时不时的一些交谈就像是装满氧气的泡泡,它们从一个地方飘向另一个地方,直到有人应答。

  “当然好,我们该哪儿见,我住在科文特。”

  “哦我就住在离你两个街区地方,你家附近的广场,你应该知道的,就一直往北走,一个小时后见lol”

  忒修斯放下手机,开始翻自己的行李箱,他来了几个月了,东西还是习惯放进里面,仿佛随时打算离开的样子,衣柜一直被闲置着,里面只有一套那天姑妈借给他见纽特的西装,忒修斯有点发愁穿什么,可以穿一件简单的t恤,或者衬衫,像往常那样,套上一件风衣就出门去,但他犹豫了,纽特会在那儿等他,他们也许得一起度过一天,他们可能会一起吃个晚饭,他该带上钱包,或者他还应该穿着西装去见纽特,不,这样太正式了,然后他又立刻意识到,他为什么会发愁穿什么,他在意纽特对他的想法,他在意这件事儿,于是才会像个要去约会的女孩儿一样,纠结着哪双鞋子更配灯光这种离谱的问题。

  你都不像你自己了。

  他纠结了一番,还是穿着往常的衣服出门了,还不忘记拎走门口的长柄伞。

  

  他们在圆形的小广场碰了面,忒修斯远远地就看见纽特骑着自行车过来,也许他住的地方其实是要更远的,忒修斯想,也许他是为了你专门跑到这儿来的,纽特穿着一件米色的风衣,看起来有点单薄,但是,很好看,忒修斯不是那种有什么固定审美趋向的人,他惯常穿的衣服也大多是黑色的,款式和剪裁很简单的那种,只是因为人很高,比例又不差,所以一直以来不怎么修饰外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这几次见到纽特,他注意到纽特总是穿着浅色的衣服,显得他有种温和的气质,让忒修斯觉得很舒服,纽特似乎还没注意到他,正把单车推到一棵树下,风来了,他的外套被吹了起来,男孩眯着眼睛,树叶哗哗作响,一片半黄绿的叶子掉在了纽特的头发上,果子狸猫,忒修斯脑子里冒出了这个词,果子狸猫,或者头上顶着一片叶子的小浣熊,像是儿童动画里那种会咻地一下消失的魔法生物,忒修斯快步朝纽特走了过去,要是他是个精灵或者巫师,他也得牢牢抓住对方,不能让他消失了,或者逃跑了。

  “嗨,忒修斯!”纽特兴致很高,他已经很久没有在白天的休息日出门过了,而且你知道的,他也没有几个能约的出来的朋友。

  真正站到忒修斯旁边,纽特才意识到对方有多高大,如果太阳强些,他能整个人躲在他的影子里,这让纽特多少有点恍惚。

  忒修斯就跟着他走,也不怎么说话,只有纽特问道他,他才回回答。

  “你需要什么功能的,我可以帮你提点建议。”

  “和你的那支一样的就好。”

  “我的也用了很久了,你可以看看这个牌子的新机,就在这边。”

  纽特下意识地拉了忒修斯一把,他没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肢体接触和衣物的接触完全不同,但忒修斯显然注意着纽特的动作,纽特比他矮一点儿,是刚刚好他可以看到发顶的高度,他的姜红色头发卷度刚好,而且看起来应该蛮柔软的,他的脖颈从衣领处露出来,是白白的一小截皮肤,忒修斯看看自己,因为长久地在户外呆着,是更深的颜色,除了脸,他的脸晒不黑,纽特拉了他的衣袖,真的只是衣袖的一个边角,但却让忒修斯产生了点奇妙的感觉,他是不是自我意识过剩了,纽特想拉他的手吗?从小到大忒修斯都是成绩最优异的那个,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聪明的男孩,长大后也是个成熟的稳重的青年人,但此刻,他觉得自己真的太木讷了。

  他们一起挑选了新的手机,然后输入了纽特的号码,和纽特的手机不是同一款,但忒修斯觉得是一样的,纽特心里打了两个转决定不告诉他。

  忒修斯真的是个原始人,他的手机还停留在五年前,他不用信用卡,钱包里都是叠放整齐的纸币,看起来就像有按照印刷号码排列过一样,如果不是纽特去过美国,他可真的要当美洲人还都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


  忒修斯问可以请纽特吃饭吗,纽特没有拒绝,说真的,忒修斯是个很好看的人,不仅仅是脸还有身材,很挺拔,可能是服过兵役的缘故,他的气质和路人还是有一点差别,纽特已经看见好几个柜台小姐跃跃欲试的眼光了,大概就算在学生时代,忒修斯也会是学校里受欢迎的篮球队或者橄榄球队之类的成员,你很难拒绝这样一个人的要求,对,很难。

  他们坐在圆形桌子的两端,因为是星期日,所以人还不少,当然情侣居多,侍者把他们带到点着太多蜡烛的桌子,并询问着 “两位先生,请问你们需要红酒吗?”时,纽特还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这是家不错的餐厅,很合他的口味,只是桌子对于两个打男人来说有些窄了,他时不时就会碰到忒修斯的膝盖,然后小声地说对不起,忒修斯为只是笑笑,然而,最后,在结账时听到“本店活动,情侣八折,这是赠送您的甜品”时,纽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们把他和忒修斯误认为是情侣了,他想解释,但又看见忒修斯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而且他也不是付账单的那个,纽特又把话都憋回肚子里了。

  这有点儿尴尬,他想到有些网页会弹出的垃圾广告,“陪老板出差并且吃饭的时候被误认为是情侣该怎么办”。

  他端起杯子把剩下的酒一口吞了进去,因为用力过猛,苦涩的味觉萦绕在喉间,他并不是个能喝酒或者说能品酒的人,比起酒,纽特觉得充满果味的气泡饮料更好喝,他看看忒修斯的杯子,好像一点都没有动过,只是自己一个人傻傻地憋红了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忒修斯一直在笑,不是那种很明显的露齿笑,而是人在心情愉悦时那种嘴角会有点上扬的表情,纽特觉得窘迫,他是不是在笑自己呢。

  他们在广场那里又分别了,忒修斯站在树底下,纽特骑着单车消失在一个转角,外套的下摆被风往后拉着,如果人类有翅膀,可能就会是那个样子的。

  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树叶仍然被风吹得簌簌发响,忒修斯握住了一片落叶,他从没觉得这么愉悦过,也许会变好,也许会变坏,但无论如何,现在你手里,刚好落了一片叶子。

  

  伊法尼姑妈下午六点钟就回家了,她以为忒修斯会像往常一样躺在沙发上不断按着遥控器,尽管他并没有看任何电视节目,但却一定要让屋子里充满了声音,然而今天,一片安静,不安涌了上来,她赶忙上了楼,屋子里没有人,只是箱子和衣柜都来着,衣服被扔了满床,这不对劲儿,忒修斯是个往役军人,他能把所有东西都整理到占最小的空间,如果她家的沙发不是L型的硬质地,她丝毫不怀疑忒修斯会把沙发都折成豆腐块的样子,这太不对劲儿了,这个时候,楼下的门开了,是忒修斯,伊法尼姑妈赶忙下了楼,可是他这令人担忧的侄子并没有任何沮丧的模样,反而看着有点高兴似的。

  “忒修斯,你怎么了吗?”

  “姑妈,我好像……恋爱了?”


————————————

恋爱让人变傻瓜,傻瓜忒哥上线(喂?


评论(37)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