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二🌸

AO3 id: Laien

All about You|Chapter 3

摇滚au

  吉他手忒修斯/主唱纽特(年龄差为三岁一起在学校里以及设定电波不会干扰霍格沃茨)

Chapter 3

  这个偷吻带来的结局非常惊吓又惊喜。

  纽特想偷偷亲一下睡着了的忒修斯,然而忒修斯咬着他的嘴唇,甚至舌尖舔了过来,他惊讶地张着嘴巴,就任由对方攻城略池了,纽特不知所措地眨着眼睛,这是什么情况,忒修斯醒了吗?他的手轻轻推阻着对方的身体,然而忒修斯好像只是在进行一些无意识的行为,他是把自己当成别的什么人了吗?纽特不知道忒修斯有没有女朋友,也许有,毕竟有那么多女孩儿喜欢他呢,可是他从来没提过,也许忒修斯只是在做什么梦呢。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忒修斯的吻还没停下来,他的鼻尖开始磨蹭纽特的脖颈,像是嗅着气味儿,这太过格了,在他最大胆的梦里也不过是忒修斯亲了亲他,然后纽特就感觉到身体某处的湿润了。现在,现在,超出纽特能承受的范围了已经,尽管他不排斥,但这种慌张停不下来,纽特想要推开忒修斯,哪想到这人在睡梦里还有这样的力气,箍着纽特的腰,不让他走,干脆在纽特脖子上咬了一口。纽特倒吸了一口气,现在他猜想忒修斯不会是在做了什么变成阿格马尼斯的梦吧。

  纠缠了好一阵子,红得像块热铁一样的纽特终于从忒修斯怀里钻出来了,他可顾不上忒修斯会不会从床上掉下去,转身就跑,可是魔法袍的一个角被压住了,忒修斯嘴巴里还念念有词,纽特靠近了也听不太清楚,好像是“Ar……”什么的,是谁的名字吗?

  Althea?Aurelian?还是Arlena?

  他不想知道哥哥喜欢的女孩叫什么名字,更不想承认自己被当成忒修斯女友亲了这个事实。已经快要十一点钟了,纽特从级长宿舍跑出去,撞到了什么人,他低着头说着抱歉,脑子里很混乱,总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还是以这种方式。

  

  忒修斯做了一个春梦,这并不是什么羞于启齿的事儿,任何人都会这样的,只是这个梦过于真实,又过于让人激动了。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纽特不在,应该早就回宿舍去了,床单被他滚地不成样子,幸好纽特走了,不然自己梦里的奇怪样子就要被发现了。

  他梦见了什么呢?那个男孩,没错儿,就是那个他喜欢的男孩儿,主动吻上了他。他的胸膛被填地满满的,这不可能是现实,即便是梦里的纽特也还是那么害羞,他激烈地亲吻对方,像只野兽要把猎物拆分入腹,他啃咬对方的脖颈,想留下痕迹,想让这个梦变成真实。他的手不自觉地伸进了男孩的魔法袍,那宽大的袍子下裹着怎样的身体呢,他想知道,但他不能,他也看不清楚,只是抚摸他的感觉就已经让他满足了。他听见男孩发出轻轻地,呜咽声,从喉咙间,非常可爱,忍不住更加用力地抱住对方,如果他们能融为一体,如果他们能融为一起,如果他们生来就是一个,这样就永远不必分离,这样他永远属于他,他也永远属于了他。

  忒修斯不知道这个梦是怎么结束的,但腰部的酸软提醒他这个梦是存在的,他感觉自己的下身也有些异样。你知道吧,一方面忒修斯想要好好回忆一下这个梦,抱着吻着自己心爱的男孩是多么快乐,另一方面,他也因为对纽特抱有这样的想法而感到不耻,纽特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的哥哥是这样看自己的,他害怕,害怕纽特会厌恶他,哪有人会对自己的亲人抱有欲望呢。

  这实在是太难,为什么种子要埋在土壤里,为什么魔法不是万能的,谁知道呢,也许梅林也有自己的烦恼。

  

  第二天的下午,纽特在草药学教室里呆了很久,当然上课的时候也很心不在焉,这是他最喜欢的课,但他却差点把毒牙天竺葵扔到同学身上。现在下课了,比尔利教授意外地没有责怪他,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昨天刚刚答应忒修斯去给他唱歌,今天就被那个吻,那个名字,搞得心乱如麻,脖子上的一小块还隐隐作痛,是忒修斯咬的,好像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你是个喜欢上自己哥哥却永远得不到回应的可悲怪咖。

  要是能变成隐形人就好了,忒修斯看不见他,他却能看着忒修斯,然而并没有能实现这一愿望的魔法,就算是隐形斗篷,也不能保证时时刻刻都不露马脚。这不,忒修斯已然来到了草药学温室,隔着窗子看见了发呆的纽特,他的男孩正抱着一盆天竺葵发呆,这可不是什么安全的植物,忒修斯快步走进了温室,“纽特?你还好吗?”

  “我……忒修斯……我……”

  忒修斯想纽特可能是太紧张了,毕竟他本身就是个容易脸红害羞的小天使,要他上台唱歌其实是非常大的挑战。但他的天使如此耀眼,世人都应该看见他的美丽,他的光,“不要紧张,你会唱的很好,而且大家本来就很喜欢你的。”

  纽特低着头,没说话,他能说点什么呢,排练的事儿其实都不在他脑子里了,果然人的紧张会被另一种紧张所挤走,只好点了点头,默默跟着忒修斯往小礼堂走着。

  

  安德森远远看见纽特就大喊了起来,“我们的主唱纽特来了!”一点也不像个七年级即将毕业的学长,听说他还有门课没有及格,但看起来却一点也不着急。安德森跑跳着到纽特旁边,自然地把胳膊搭在他身上,纽特比他矮了一个半个头,而且安德森也是红发,这样看起来,好像纽特是他的弟弟一样,忒修斯莫名对这种联想感到不适,一把拉过纽特往怀里带,“别和我弟弟勾肩搭背的。”

  “什么叫你弟弟?既然进了乐队大家就是兄弟,我宣布,纽特也是我的弟弟了。来,纽特,不要怕,有什么事情学长会罩着你的。”安德森笑嘻嘻地往纽特身上靠,忒修斯就越把他往自己身边拉,到最后几乎是抱在怀里了。即将成为奥罗的赫奇帕奇优秀学生们,此时此刻化身抢小熊娃娃的五岁小朋友,安德森的蛇院女友在一边翻了个白眼,你们赫奇帕奇可真是神奇的物种。

  她可看不下去这两个傻瓜再继续下去了,扯住安德森的耳朵往舞台走,“别犯傻了,安德森,快点排练,我们今天还得去霍格莫德!”

  “等等,Argentina,好痛……”

  Argentina?纽特一个激灵,寒意从脊背传来,难道哥哥喜欢的是朋友的女友。他虽然为自己感到悲哀,但更为忒修斯感到难过,喜欢上朋友的爱人,尤其像忒修斯这样的性格,他一定不会为了喜欢的人伤害朋友的,他猜想也许忒修斯会把自己的喜欢都打碎了,然后把那些闪闪发光的,破裂了的,伤人的碎片吞进肚子里,要是爱能像一件物品,它肯定会是美丽的玻璃杯,要是它也能像一件物品似的,从一个人那儿拿来,放到另一个人那儿去就好了。

  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那只玻璃杯子。

  忒修斯低头看看怀里的纽特,这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一脸悲伤地看着自己,搞得忒修斯一阵自责又心疼。问题是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男孩眼里欲泣的神色让他说不出话来,忒修斯紧紧抱着他,仿佛站台上一对即将分离的恋人。

  “喂!快来排练了,你们两个!”Argentina远远地大喊着。

  他们站上了舞台,忒修斯弹了一遍琴,然告诉纽特歌词在曲调上的分配,说纽特可以自由发挥一点儿,没关系的。

  一开始,纽特发不出声音来,他很紧张,即使只是站在台上,面对空无一人的木座椅,声音也都堵在嗓子眼出不来,成员们安慰纽特,可是越是这样,纽特越是觉得愧疚,眼圈都有点红了。忒修斯拉着吉他的延长线站到纽特旁边,调节了一下他的麦克风。

  “纽特,你不要怕,我们可以用同一个话筒,我就站在你旁边,相信我,我们再试一次好吗?”他看着忒修斯,是的,无论何时,忒修斯都会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他都是最令人安心的存在。

  伴奏再次响起的时候,拨片再次扫动琴弦的时候,纽特注视着忒修斯的眼睛,声音,声音,他的声音从海洋,从森林,从冰川传出来,带着少年的天真,和无法模仿的空灵。所有人都很高兴,安德森很惊讶,因为忒修斯是个音痴这件事儿已经作为他们小团体内的笑谈有一阵子了,他还是难以置信地听着忒修斯的弟弟,纽特唱出这么棒的声音,纯真又坚定。如果大海里有妖精,那么一定就是这样的,才能让迷雾中的船只义无反顾地撞上礁石。

  只是纽特的声音,更像是灯塔,神说要有光,你听见了这声音,也许光都并不是那么重要的。

  这一首曲子结束了,纽特因为很专心,流了一些汗,他一直看着忒修斯的眼睛,好像每一句歌词都是说给他的,热度就渐渐升了上来,耳后的头发黏在脖颈上,安德森从背后一下子扑过来抱住斯卡曼德兄弟俩,“我的天哪!纽特,你是天才!我们一定会做出很成功的演出的!我们会成为霍格沃茨的音乐传奇!”

  忒修斯又把安德森推到一边去,当然了,他的纽特独一无二,“太热了,纽特,我们还要排练好一会儿呢,把袍子脱下去吧。”

  是的,的确有些热了,他把衣服脱下来和忒修斯的放在一起,现在他们都穿着单薄的衬衫了,忒修斯修长的手指伸向他,解开了纽特的领带,灵巧的几个动作又把他系到了自己的手腕上,不得不说这还挺像摇滚明星的做派的,解开心爱的人的领带系到自己身上。

  小礼堂虽然采光不错,但是通风真的很差,他们可能知道这里被废弃的原因了。纽特依然觉得热,他想把衬衫解开一个纽扣,可是好像和他作对似的,有根线缠住了,怎么也拽不开,忒修斯再次把手伸向了纽特的脖颈,上一次忒修斯为纽特穿衣服,还是十一岁时要去霍格沃茨的时候,他解开了第一个纽扣,又解开了第二个,纽特握住了忒修斯的手,“够了……两个就可以了……”他看着忒修斯的扣子被解开了三个,男孩子是总也不在意赤身裸体坦诚相待这回事儿的,但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总有例外。

  所以纽特看着忒修斯的胸口,而忒修斯的手指停留在纽特的衬衫上,这两颗纽扣此时还不清楚它们已经打翻了一只醋瓶子。

  他们继续排练了一阵子,纽特觉得氛围有点低气压,尽管安德森还是一样,一会儿闹闹鼓手,一会儿闹闹纽特,可是忒修斯始终都没怎么讲话了,是他唱的不好吗,纽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更加努力地跟上节奏,更加投入。

  排练结束后,安德森要去霍格莫德采购,顺便拉上了鼓手做苦力,大家都走了,只剩下纽特和忒修斯还在礼堂里,沉默,仍然是沉默。

  “忒修斯……”纽特忍不住先了开口,却立刻被打断了,“纽特,你是恋爱了吗?”

 
 

————————————

配张你哥如果玩摇滚肯定超帅图(只要不唱歌

是“我吃我自己飞醋”的老梗hhhhhhh

 

评论(2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