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二🌸

AO3 id: Laien

背德者|L'immoraliste Chapter 11

贵族忒修斯/便宜姐夫纽特

垃圾船 ooc


Chapter 11

  大厅内音乐依然流动着,灯光在这一刻变成灰色,时间静止。

  忒修斯踩着最后一节的舞步,已经心不在焉,他的表情不知觉中就变了,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这有多不合时宜。

  他怎么在这里?

  姐姐怎么会把纽特拉过来跳舞?

  忒修斯完全不解,薇安很讨厌纽特,这他是知道的,别说舞会了,就算是平常,她都不愿意看纽特一眼,跳舞?纽特根本不会跳舞。忒修斯没太注意脚下拖慢了半个节拍,他和伯爵小姐靠的很近,对方用的香水想必也是十分高级的,但那股太靠近鼻翼脂粉味儿却让忒修斯很烦躁。他远远地看着纽特在舞池中小心翼翼地移动,那双眼睛不安地眨着,背却挺得很直。

  他在一个瞬间意识到,纽特很好看,过去的日子里他看待纽特的视角一直是不太寻常的,一开始,他将这个年轻人视作为了利益牵强附会的懦弱家伙,他从没仔细看过他的脸,只觉得姜红色的头发太过显眼,后来他听见他读书,看见他抚摸那些无人知晓的植物,在天寒地冻中悲伤或错愕,在深夜如同幻想中的精灵出现,他觉得那很美,是种孱弱且纯粹的美,再后来他终于能靠近他,拥抱他进怀里,他皮肤的温度和脸颊上的雀斑都变得生动了起来,忒修斯从未觉得有人会如此可爱,令他想要牢牢握在手里,而现在,他头一回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位小斯卡曼德先生,他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得体大方,白色丝毫没有让他的肤色变得晦暗,姜红色的卷发也是如此特别,纽特的身材挺拔,平常谨小慎微地样子让他有点驼背,现在在舞池中移动,则是笔直且轻盈。

  他不反感纽特是个好看的青年这一事实,但他和自己的姐姐在一起跳舞,让忒修斯觉得,不舒服,他们......看起来很般配,是的,这一认知提醒着他,那是你的姐姐和姐夫,他们,是一对夫妻。他在旋转间看见姐姐的表情,她是微笑着的。忒修斯和薇安的关系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好,他对姐姐没有什么依赖或者是亲近的感觉,从小母亲就更加宠爱姐姐,而父亲则早早地把他当作继承人来培养,因此,在薇安戴着美丽的珠宝和同龄人炫耀时,忒修斯却在努力地学习着,她所得到的一切全部是家族身份赋予的,而他所得到的却全部是自己争取的。在去年,薇安 斯卡曼德意外怀孕了,和一个马夫的儿子,一个粗鲁的男仆,父母为此而生气坏了,他们通过一些隐秘的手段处死了男仆,忒修斯是知道内情的,贵族家里个个都是光鲜亮丽的,而一转身是怎样可怖的阴影,没人知道。

  他的姐姐,太愚蠢了,是的,忒修斯不会这样表达出来,但作为一位贵族小姐,她真的有些过分愚笨了,她像是从来没想过未来,因为总有人会为她安排好一切,显然,忒修斯并不认为自己也应该属于那个“总有人”的范畴,他本以为她会在16岁之后嫁给某个有钱或者有权势的男人,然后离开沃德斯登,仅仅会在感恩节的时候见上一面,也许那就足够了。沃德斯登是属于忒修斯的,这座庄园就是他的城堡,他知悉每一块区域的历史,甚至是每一株绿植的栽种时间,是的,从他长成一个四肢修长有力的少年开始,就不曾让任何事情脱离他的掌控,他不会把这儿让给谁,也不会再让姐姐抢走他的那只小熊玩偶。

  这一刻他的目光变得如同鹰喙一般尖锐,锋利,带着煞人的攻击性,而没有任何一个人意识到,那来自于嫉妒。

  将这一切表情变化看在眼里的是伯爵小姐,她起初只是觉得这个男孩真有趣,詹姆士小姐没期待在白金汉郡能发生什么新鲜事儿,只是在乌斯河流域的一个经停站而已,斯卡曼德子爵夫人是个很善言辞的女人,居然真的说动她来到沃德斯登参加舞会,她喜欢这座新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但现在,她对眼前这个人更感兴趣。先是作为主人姗姗来迟,然后又极其自然地邀请她跳舞,这若即若离地态度詹姆士小姐尚未见惯,但她才是伦敦社交场上的宠儿,怎么能就这么认输,社交场上何来情情爱爱之类的东西,向来都是你来我往的博弈罢了。

  也许我能和他更进一步,能得到伯爵小姐的青睐,他一定很荣幸,子爵一家都会把这当成吹嘘的资本的,她向着忒修斯吹了一口气,这位年轻的斯卡曼德先生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不过还没来得及反应,她看见他的目光被别处吸引了,他在看什么?在想什么?圆舞曲正是在最欢快的节拍上,对方甚至分神到慢了半拍,她无法锁定对方的目光,优雅的人们在舞池中不断旋转,难道自己的方法(move)失效了,还是,只是隔岸观火?再之后,对方的眼神变得狠厉,与之前截然不同了,她有种预感,那人前的谦逊和亲和都只是精心伪装好的工具,这尖锐的一瞬间才是斯卡曼德的真正面貌。

  真有趣,我觉得我可以吻他,看看他还能怎么办?这一吻对伯爵小姐来说并不吃亏,一方面她算是回应了斯卡曼德子爵夫人那过分的热情,另一方面,今晚她也不需要应对其他想要结识她的男人们,伪装心有所属还是对每个人都游刃有余,她都能做到,但在这一个远离伦敦的平凡夜晚,她也想找些趣事儿做。

  忒修斯还不至于连这个吻都注意不到,他只是感到一阵疲惫,却仍然换上了一副笑脸,对伯爵小姐说着话,尤其在那时,已经发生了小小的插曲,纽特和姐姐都跑出了宴会厅,他要是再更心不在焉些,伯爵小姐没准儿也要失去耐性了,“亲爱的詹姆士小姐,如果您喜欢沃德斯登,子爵大人也将非常欢迎您多留下一段时间的。”

  “子爵大人?那么你呢?”

  “您应该比我更加明白我的心意,My lady。”

  一曲结束,忒修斯得体的微笑还维持地很好,而手却早就松开了,詹姆士小姐并不在意,她展开扇子遮住半张脸,“当然了,这位先生。”

  从旁人来看这仿佛是一对很有希望地年轻男女,而他们自己却更加了然真正的情况。

  忒修斯离开了宴会厅,他不知道纽特往哪个方向走了,他得找到他,这个想法好像总从他认识纽特开始就是这样,在冰冷的湖边,在第一次的夏日舞会上,他都在寻找他,忒修斯相信命运会带他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但这一次,他毫无头绪。他可以一间间屋子走过去,推开一扇扇紧闭的门,他拥有这样的权力,但忒修斯畏惧了,如果当他推开某扇门,看见的是两个人,如果是薇安和他在一起,忒修斯又该怎么办,他甚至没有任何站在他们之间的理由。威廉斯只是庄园里的男仆,而且是用卑劣的手段压制住了纽特,他有一万个理由将他们分开,但如果是薇安,他们才是在教堂里接受过所有人祝福的两个人,而他,只是个弟弟。

  他们是一起离开宴会厅的,虽然薇安走的时候看起来有些生气,但纽特紧随其后就跟了过去,他们,他们......几乎要被这样的想法折磨疯了,忒修斯不知不觉走进了长廊,这里连接着夏日的凉亭,偶尔会在这儿举办小型的品酒会,但因为很少有人过来,仆人们并没有放置灯火。他不抱任何希望,朝前走着,在一片晦暗中,他看见了那个白色的身影,命运也许是波折的,它让你沮丧,但也给人希望。

  男孩坐在角落里,被灌木丛挡住了一大半,忒修斯直觉那就是纽特,他快步走上前,“纽特?”

  白色的身影突然挺直了背,在脸上抹了一下转过身来,他看起来又孤独又悲伤,湖绿色的眼睛尚未干涸,在夜色中能看见他左脸颊上浅浅的阴影,忒修斯感到一阵复杂的情绪,他心疼他但又有侥幸的喜悦掺杂其中。

  “忒......”纽特的声音带着一点沙哑,是些微的气音从喉间发出,连一个完整的名字都还没说出的短暂瞬间,忒修斯用力抱住了纽特。

  "I'm here."(我在这儿。)

  "And no one can take you."(没有人能带走你。)

  

  小男孩曾经以为他丢失了自己的毛绒小熊,他因此难过地无法呼吸,但等他长大了,他才发现,他的小熊被其他人抢走了,而且对方还扯断了四肢抛弃了它。他以为自己不会再对任何人产生依赖,但这一刻,他找到了自己的小熊玩偶,并牢牢抱住了他。


————————————

积极复健中!


评论(20)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