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二🌸

AO3 id: Laien

予想以外 Pre& Chapter 1

弓道部学长忒修斯x生物委员学弟纽特

  本以为命中注定的恋爱一定不会发生。

  无脑恋爱预警* 日式轻小说预警*

  

  「在巴士回途中闲聊,在车上说,“今天风好大” 说着“前面的大叔睡着了哦” “好困啊”之类的话,道完“再见”回到家里,想着自己一个人至少看个电视什么的,却还是关了电视,这时意识到“啊,我可能喜欢那个人”」——坂元裕二

  Preface

  纽特的头发有些长了,随着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它们轻轻搔着他的耳后和脖颈,浑身上下的毛孔从未像现在这么紧张过,甚至些微地渗出了一点汗水。储藏室的空气流通并不好,梅雨季节的来临让久放的皮革散发出有些发霉的味道,而他现在完全没有精力去关注空气里弥漫的气味儿,他能嗅到的,是眼前这个人,说不清楚具体是什么的淡淡沐浴液香气,透过白色的弓道服,蒸腾出新鲜的,生命力的热度来,男孩的头发甚至没有吹干,一滴水砸到地板上,比纽特的心跳还能发出更强的声音。他的头沉沉低下去,眼神无处安放。

  忒修斯牢牢盯着眼前这个卷发男孩,他还穿着校服,领带牢牢扎着,而领口却把后脖颈露出一大截,几绺头发卷曲着垂在那儿,忒修斯完全看不见他的脸,只有一双脚局促地向内站着,室内用的白色鞋子染上了一点儿泥土,忒修斯弯下腰去,“喂,是不是你一直在偷看我?”

  

  Chapter 1

  “近年来,由于老年化趋势,日本以每年二十万的人口接收着海外永住人口及移民,预计在2050年,日本移民将占总人口的百分之30%……”

  电视机的屏幕一闪,变成了一片黑暗。

  “纽特,不要再看了,你的作业做完了吗,做完了的话,就来店里帮忙啊。”

  纽特转过头,是妈妈握着遥控器的开关,家里人其实很疑惑为什么纽特喜欢看些无趣的新闻,就算是出门去和朋友们玩小钢珠,她也不至于这么担心。刚刚上中学的时候,斯卡曼德太太的确是忧虑过这孩子会不会被带坏,最后成了飞车党什么的,结果她可过于估计自己孩子的性格了,别说是变坏,纽特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他唯一的爱好就是研究小动物,和看电视上的科普纪录片。

  斯卡曼德一家十年前搬来了日本,那时候纽特还只有七岁,对突然变化的环境非常不适应,这个有着红色卷发的英国小男孩,被邻居们捏着脸蛋夸可爱几乎是天天发生的事儿,甚至其他同学的家长在校园日的时候都格外喜爱纽特,想要自己的孩子和纽特一起玩儿,但也许是太早承受了太多的关注,纽特害羞的个性却日渐增强了起来。

  纽特有点儿不情愿地站起来,一边拿起搭在椅背上的黑色围裙往身上套,妈妈在这里开了一家咖啡店,时不时地他必须得去店里帮忙。纽特尝试过去外面的店里打工,而中学生能够找到的工作往往都是在便利店或者居酒屋,面对着每天不同的陌生人,纽特的日语都变得有些不流利了起来,家里的咖啡店就没有关系,哪怕讲英文,大多数人也都是听得懂的,而且也不会有那么大的人流量,多数时候,他就坐在柜台后面的高脚椅,看一本即便过期了没有还回图书馆也不会被发现的,不怎么受欢迎的小说。

  今天是星期日,从上午九点钟开始就有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孩子进来店里了,很多人都是和纽特差不多的年纪,如果是工作日的傍晚,也会有穿着制服的女孩子男孩子们来咖啡店里,书和笔记本都摊在桌子上,功课完全没有做的样子,但却谈笑得很开心。这样的事儿从没发生在纽特身上过,他不那么擅长和人相处,你知道的,自从长大后就很少有人夸他可爱了,那个卷发的蓝眼睛男孩变成一个内向的长着很多雀斑的“怪咖”了。还好他家的咖啡馆离学校并不近,尤其是通路上隔着一个极其热闹的菜市场和大型超市,五点半后抢着打折货的主妇们让高中生们都绕了道,但纽特有时候很喜欢这个地方的,他喜欢悠闲地逛一会儿超市,看一切都排列整齐的样子。

  也是因为如此,纽特做了班级里同学们不太想做的生物委员,在投票箱里几乎都是他的名字,因为想要做生物委员的人只有他一个。比起英语,文学,甚至化学和物理委员们只需要按时收发一些作业和提纲,或者每天记录风箱的数据,监督清扫实验室之类的工作,而生物委员却要照顾实验楼的一群兔子,青蛙,和小白鼠们,年轻的孩子们喜欢这些毛茸茸的小动物,但他们却难以忍受动物排除的粪便,还有清理积压在笼底的稻草垫子什么的苦差事。

  纽特乐得做这些事儿,他喜欢这些生物,饲养角是只属于他的世界,采摘新鲜的植物搅拌饲料喂养它们,对纽特来说比运动大概要有意思个千八百万倍。

  但他也有自己的私心。

  为了便利,学校把饲养角搭在了实验楼外边,那儿离室外水龙头很近,夏季炎热,社团活动结束的学生们会在那儿饮水,校跑步队的男孩子们直接把水龙头开到最大,给汗津津的头发冲个凉, 跆拳道社团的人经常出现在那儿,他们也总是使用体育馆。而纽特并不关注每天谁会路过那儿,他只想知道那个人有没有来。

  弓道部的集训时间是星期一,星期三,和星期六,星期六结束的时候社长会到实验楼二楼的储藏室整理物品,弓道部是学校里最大的社团,每年纳新的时候都会有很多人加入,但没出两个月,一半的人就会退出,大部分的弓道服和弓箭都会被回收到储藏室,而星期六的下午大家都急着出去玩,只有社长一个人留在那里。

  纽特不想让自己太像个stalker,他总是抱着厚厚的资料从四楼的生物实验室下来,但却从二楼绕过一圈,储藏室门的窗户只嵌了窄窄的一块玻璃,怕被人发现,想要慢慢的路过,但脚步总是不自觉地加快着,然后透过黄昏的强光,从窗户窥视到对方挺拔的剪影,纽特嘴角的笑意就停不下来。

  那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学长,弓道部社长忒修斯,成绩好,待人亲切,体育也不差,和纽特一样,他也是蓝色眼睛的英国人,但其他方面却和纽特完全不一样。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和日语,运动会上总是能拿到好成绩,观众席里一半的女孩子们都是为忒修斯欢呼的,男孩子们也真心为这个喜欢的学长加油,就算这个名字用日语再难读,大家却能很流利地发音,而纽特,却总是因为物理课的牛顿三大定律被同学们哄笑到红了脸。

  他没想过忒修斯会发现他,要不是那天迟疑了一下的话。

  和往常一样,星期六的下午,纽特拿着实验室的钥匙,在饲养角喂兔子们,夏天快到了,兔子们正在脱毛,食欲也不是那么好,纽特托着腮帮子看它们咀嚼着青草,除了一个素食主义者的表亲,纽特从没见过觉得绿色植物这么好吃的动物,他不喜欢蔬菜,因为觉得吃起来很像草似的,苦苦的。

  六点钟,穿着弓道服的人们从体育馆里涌出来,纽特的眼神漫不经心地飘过那些白蓝色的身影,寻找着他想要看到的那个人,直到最后体育馆的门被保安大叔锁了起来,纽特也没看见忒修斯。也许是今天的天气太热了,他有点眼花,忒修斯从来不会错过弓道部的训练的,他攥紧了口袋里的钥匙,去实验室看看吧。

  二楼的走廊里很安静,好像连脚步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他太贪心了,想要上楼的时候也从二楼绕一圈,弥补在体育馆门口没看见的那一眼。

  天空中坠满了阴云,储藏室的光线太差,纽特不得不靠近了一些,只有沉默着的弓箭和护具整齐地叠放在一起,好像已经被整理好了的样子,但门却虚掩着,突然,后背被拍了一下,毫无防备的纽特推进了门里,差点没跌倒,他惊慌失措地回过头来,眼前的人也一脸惊愕,好像疑惑着为什么这人像纸片一样,轻轻地一拍就被风吹倒了似的。

  是忒修斯?是忒修斯!

  纽特局促地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要怎么解释自己趴在储藏室的门上看这一点呢,啊,就说是对弓道感兴趣怎么样,还是说实验室的老鼠跑进了这个屋子?纽特还盯着对方的脚尖,被男孩过于靠近而产生的热度和沐浴露香气搞得大脑一片空白,而对方却缓缓开了口,“喂,是不是你一直在偷看我?”

  忒修斯和他讲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的,纽特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满脑子都是被发现了的窘迫,然后他做了前半生最失败的一个决定,他,逃跑了。

  想到这里,纽特的脸就一阵红一阵白的,上星期的逃逸事件发生后,他都没有再在放学后去过实验楼了,万一忒修斯质问他,他可怎么办,也许就会说成变成跟踪受欢迎学长的怪咖之类的,纽特欲哭无泪了,手里的书一个字也没看进。

  门口的风铃被撞响了,纽特头也没抬地说着欢迎光临,也会有什么都不点只是来店里坐一会儿的人,或者要在座位上研究很久菜单的人,所以纽特只等人走到柜台再对应就好了。

  手里的书一下子被抽了出去,手掌还维持着握着书的姿势,来不及反应,纽特抬起头,忒修斯就站在他面前,皱着眉头翻过书封,嘴巴里还默念着借书卡上的字,然后脸上变成大大的微笑,是会让纽特眩晕的那种,“你好啊,纽特同学。”

  这次,纽特还想要逃跑,但是他好像逃不掉了。

——————————————

瞎写点沙雕纯爱故事,还是搞cp快乐啊!

评论(28)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