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二🌸

AO3 id: Laien

予想以外 Chapter 3

弓道部学长忒修斯x生物委员学弟纽特

  本以为命中注定的恋爱一定不会发生。

  无脑恋爱预警* 日式轻小说预警*

Chapter 3

  星期二的第三节课是英语,对纽特来讲,这很简单,毕竟,他还是有着双语的学习系统的,家人们私下说话的时候还是用英文比较多,平时和外面的人讲话又有在用日语,所以学习两种语言对纽特来说并不是那么难。简而言之就是,纽特可以在这门课上快乐摸鱼。他把桌上书都整理了一遍,有几本不小心被到了的水杯泡过的本子被他塞进了桌肚的最里面,这样应该看不到了吧。纽特离后门很近,所以副校长路过的时候很容易被发现在走神什么的,当然校长也管不着他的桌子什么样,他想的是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如果忒修斯来还书,如果他在后门叫他的时候,就不会看见他的桌子乱七八糟了。

  “哒~”一个小纸球跳到他桌上,他头也没抬就知道是谁了,和蒂娜说过好多次了,传纸条也不要把纸揉成球啊,但他还是耐心地摊平了纸。

  “纽特下课去买抹茶菠萝包吗”

  “这节课吗?不了,我这节课有事情”

  “诶好吧好吧ヽ(  ̄д ̄;)ノ”

  “抱歉啦( •̥́ ˍ •̀ू ) ”

  蒂娜没有再把纸条传回来了,是的这个从冲绳转来的学生意外地居然成为纽特的朋友,纽特猜想可能是他们都有点奇怪吧,他是不太爱说话的红发碧眼的外国人,而蒂娜真的带着冲绳人一般的浓颜和豪爽的性格冲击了东京都墨田区的这个小小的高中。

  蒂娜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儿,他经常听见后面英语课罚站三人组说想要追她之类的话,但是蒂娜对他们很凶,用她的话说“油嘴滑舌的样子真惹人讨厌”。她也是弓道社的,有时候纽特能从她的嘴里听到一点忒修斯的消息,“社长真的好严厉啊,明明里惠酱还不如我呢” “诶,不过他穿弓道服真是帅炸了啊,你知道二年级A组的麻里吗,听说啊,她在追社长呢” “下半年社长也要退社专心准备入学考试了吧,弓道部还没有人能独当一面啊”……

  是啊,过了这个夏天,忒修斯也应该开始准备春季的入学考试了吧,以后就连在储藏室看到他的机会都没有了,想到这儿,纽特又觉得有点难过了,明明才有机会能近距离地和他接触的。

  “啪~”又一个纸条打在桌面上。

  蒂娜这次怎么好好的把纸折起来了,摊开来看到并不熟悉的字体,“在发什么呆?”

  “没有啊”折好了扔到蒂娜那里去,但对方打开了看了一下之后,疑惑地回望着纽特,纽特也觉得一头雾水,一回头,后门那里站着忒修斯,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啊,做了蠢事了。

  一会要把纸条拿回来。

  离下课还有几分钟了,纽特想要和忒修斯解释,比划着不是这样的,但忒修斯只是指了指他后面,英语老师盯着他呢,纽特只好头一低,用课本挡住脸,这下好了,还被老师盯上了。

  “叮—咚——叮——咚——”

  下课了。

  忒修斯坐在走廊的窗户边上,虽然太阳很大,但L形的教学楼正好在这个窗口投了一片阴影下来,怎么就那么自然的把纸条扔给了山口呢,难道真的是女朋友吗。

  那干嘛还总是来看我。

  烦躁。

  他还穿着没来得及换下来的运动服,看着衬衫和长裤穿的好好的,甚至扣子都系到最上面一颗的纽特挪到他面前来。

  男孩又把手搭在脖子上了,他的头发真的有些长了。

  “学长,你好早啊。”

  “因为上一堂是体育课,所以下课会早一点儿,老师抓到你发呆了哦。”

  “……因为学长给我扔纸条了,才会被老师抓到的。”

  “喂小家伙还敢怪学长吗。”忒修斯笑了,抽出那本薄薄的书轻拍在纽特头上。

  纽特笑着不说话,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有种朋友的氛围似的,他已经跟高兴了。

  

  “喂——社长!纽特!”蒂娜从走廊里跑过来,丟了一只菠萝包在纽特怀里,这个作风实在是太蒂娜了,人还没到,声音先大老远地喊过来了。

  “社长你怎么在这里啊?”

  “没什么事情,路过来看看学弟。”

  “纽特?”

  “对啊,这家伙很喜欢弓道呢。”说着手臂一揽搭在纽特肩膀上,是真的很瘦,肩膀有点硌人,透过一层薄薄的衬衫,运动过后忒修斯稍高的体温传到纽特的皮肤上,紧紧挨着,他的脸开始泛红,手又不自觉地抚摸了一下脖颈。

  “他?喂纽特,喜欢弓道的话怎么都没和我说过,我可以带你去练习的啊。”

  蒂娜撇撇嘴,到底还是不是朋友啊。

  “还是先把你拉弓耸肩的毛病改过来比较好喔,山口?”

  “切,社长你又这样,我要回教室去了。”蒂娜走之前还不忘把纽特手里的面包再拿回去,像赌气的小朋友连零食也要分得清清楚楚似的。

  忒修斯低头看着纽特,“山口她……”

  “嗯?”纽特抬起头,没想到离得这么近,忒修斯的鼻子很挺,鼻尖好像就对着他的鼻尖,连呼吸都近得可以触碰到似的,细微的汗又从额角渗出来,纽特眼睛眨了好几下,忒修斯好像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往后退了一点儿,但手还牢牢抓着男孩的肩膀。

  “……没什么。”他的手沿着肩膀慢慢向左移着,白色的领口很紧,但低头是仍然能看见纤细白皙的脖颈,有两颗淡淡的雀斑在那儿,忒修斯很像用手指点一点那里,但太失礼了,他不能那么做。

  “头发有点长了,你不热吗?”

  “诶……是有点儿……”纽特的眼睛朝上看着,刘海也有一点挡住眼睛了,尽管这样看起来很没精神但却让他觉得很有安全感,该去剪剪了。

  “哦,对了,这个。”忒修斯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根灰色的编织手绳。

  “手,伸出来。”

  纽特怔怔地伸出手来,忒修斯灵巧地解开了手绳,搭在男孩手腕上,又系好复原,“热的时候可以把头发扎起来,你的卷发其实很可爱,不剪也没关系。”眼睛又弯成弧形,像纽特被老师抓包那时候的微笑。

  “好,谢谢学长。”纽特笑了,是控制不住的,他好像没有那么紧张了,因为,忒修斯,忒修斯真的很好,当他和真实的忒修斯相处,那甚至比他幻想中的那个,远远望着的忒修斯要更好,每时每刻,他太温柔了,要满溢出来,淹没了纽特了。

  “那……星期三来看弓道训练吧?”

  “唔。”纽特重重地点了点头,虽然知道周三应该在店里帮忙的,但是他还是答应了,他不想拒绝忒修斯啊。

  “叮—咚——叮——咚——”

  “要上课了,明天见,小纽特。”忒修斯留下一句话就跑开了,虽然在走廊里最好不要跑,但他迟到了,他几乎不会迟到的,纽特没说错,一年C组的教室和他们班真的离得很远。

  

  放学的时候纽特还依然沉浸在和忒修斯交谈过的快乐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蒂娜用着怎么样探究的眼神看着他。

  一个女孩给了一个男孩一根发绳系在手上,在女子中学生的眼里,无异于是一种宣示主权的行为。几乎只在情侣间才会发生,那意味着,这个男孩是和某个人有繋がり的(联系/羁绊)。

  但是,忒修斯给了纽特一根手绳。

  手绳,上课时候扔过来的那句毫无实质内容的纸条,纽特着急地要了回去,脸上还有种无法解释的泛红,以前纽特也很喜欢听她讲弓道部的事情的……蒂娜觉得自己真的应该停下来了,她好像在脑补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女孩摇摇自己的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是傻瓜吗,想的也太离奇了吧。

  天气渐渐闷热了起来,云层压得很低,空气似乎密不透风。

  “啊台风好像要来了呢。”

  “是啊。”


————————————

持续挖坑,等到神兽3上映的时候我可能会变成坑王(雾


评论(1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