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二🌸

AO3 id: Laien

Order and Chaos Chapter 4

PTSD的退伍军人忒修斯/平凡电台主持人纽特

关于无数失眠的夜晚,秩序和混沌相互依偎

Chapter 4

  22:00

  纽特揉了揉看手机太久的眼睛,他在找工作。

  22:36

  浴室的水声停止了,纽特穿着干爽的睡衣走出来。

  22:56

  他捧着几本书放在床头,清了清嗓子。

  23:00

  纽特坐在自己的床上打开了手机,按下了前一天晚上存下的那个崭新的号码,他的电话簿除了外卖电话很久没有添过新的号码了,他深吸了一口气。

  忒修斯也好整以暇地躺在床上等着那通电话的到来,这种感觉十分奇异,他感到自己十分的平静,甚至比他这半个月听着那个声音入睡还要更加平静,仅仅是等待,就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他在期待着,这种期待扫清了往常的不安,焦虑和沮丧,房间里那些索然无味的摆设不再是怪物,它们透露着一种真实感,那些东西不会突然倒下来,不会变成扭曲的怪物,床头的灯光散发着暖黄色,那一圈投射在天花板的阴影也只是静默而不是压抑的怪圈。

  “滴——滴——”手机响了,忒修斯迅速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忒修斯,我是纽特。”

  “晚上好,纽特。”不知道是透过电磁波的处理,还是因为已经是深夜了,纽特觉得忒修斯的声音要更加低沉,有点粗砺的沙哑。

  “我不知道你想听些什么,所以准备了很多类型的书,你喜欢诗歌小说,还是科普纪实类的东西呢?”

  忒修斯听着纽特的声音,平静的潮水再次涌了过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单单对纽特的声音不一样,“什么都可以,只要是你在读,也许你平常讲的那些动物的故事就好。”

  纽特翻了翻手边的书,他以为没人会对他广播里的内容感兴趣的,所以只拿了一些内容相对舒缓的散文和诗歌之类的,关于动物的,只有一本童话书,是他之前打算拿给亲戚家的小孩的绘本,但那个小男孩显然并不感兴趣,纽特纠结了一番还是打开了它。

  “故事的名字叫做「如果我有一只恐龙」,我的确喜欢狗狗们,我也有过一只小猫,鱼总生活在水里湿漉漉的,我真的很想拥有一只与众不同的宠物,我有想过养仓鼠,或者老鼠,但我想要一只远比他们大的,可能要有一间房子那么大,我真的很想要一直大大的宠物,巨大无比,强壮有力,有着宽广结实的身材和超级长的尾巴……”

  纽特停顿了一下,他担心忒修斯会觉得这些童话太无聊或幼稚,他稍微停了停,给忒修斯一个插话的机会,但电话那头并没有讲话,能听见对方长长的呼吸,他继续读了下去。

  “哇(Oh),如果我有一只恐龙,我会教他很多小把戏,像是怎么打滚,怎么坐,怎么把棍子叼回来……”忒修斯听见了那个停顿,然后声音再出现的时候,是一句气音发出的长长的Oh,然后用儿童一样的语气说着如果他能拥有一只小恐龙,字母r的尾音是卷曲着消失的,忒修斯觉得心脏突然停了一拍,之前他只是在广播里听他讲那些科普类的知识,他的声音更加清晰也更标准些,个人化的语气太少了,但现在他见过了他的样子,在这样的夜晚读着童话故事,忒修斯甚至能想象出他的表情,他会专注地看着你的眼睛讲出来,头微微低着,但嘴巴却有点上扬,微笑里像有点儿羞赧的得意,小动物主持人还继续念着。

  “如果我有一只恐龙,我会带他去公园里散步,我在想我的恐龙是会像老虎一样吼叫吗?还是像狗狗一样叫?如果我有一只恐龙,他会载着我去学校……”

  声音渐渐变得缓慢,忒修斯的思绪也渐渐飘远了,故事里是什么内容他已经听不清楚,而那些内容本就不重要,纽特长着一张温柔的脸,在黑暗中,忒修斯闭着眼睛想。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七点钟了,太阳才露出了半个边,斜斜的射进房间里的光,把屋子分割成两个面,忒修斯看着放在枕边的手机,对方在零点挂断了电话,而他完全没有察觉到,这比之前还要更好了,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男孩,但却看不清楚脸,男孩穿着白色的衬衫,很瘦,风一吹就都贴在身上,他们站在一片树林里,男孩好像很高兴,一直给忒修斯讲着各种各样动植物之类的东西,他一点儿内容也没记住,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场景就变了,他们拎着水管在院子里浇水,溅了两个人一身,白衬衫下的皮肤好像是透明的,忒修斯想要靠近他,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做,然后那个梦就不见了,有一种无法解释的怅然若失。

  忒修斯起床,洗澡,下楼做一个流心蛋的三明治,伊法尼姑妈正要出门,看见自己亲爱的侄子精神充沛地从楼梯上走下来,她无法切身体会这个年轻人在战场上经历的痛,也无法全然理解那些不安和恐惧,但她看见这个孩子每一天像座孤岛似的渐渐消瘦,眼窝处的阴影越来越深,他的母亲没办法拯救他,他的父亲更是把这看做懦弱的逃避,伊法尼姑妈也活了几十年,她能明白父母与子女之间,或者说人类和人类之间,这样始终存在着的透明玻璃墙,而现在,他不知道怎么,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出口,他能这么高兴,或者说平静地开始一天,就是最好的了,忒修斯和她打了个招呼,“姑妈你今天还去俱乐部吗?我会记得浇花的。”

  伊法尼姑妈笑着回应了他,就出门了,忒修斯的时间要比她多得多,年轻最好的一点,就是永远拥有更多的选择。

  如果把这个观点告诉纽特,他可能不太能认同,显然他面前的选择并不是那么多,当然这指的不是早餐该吃三明治还是牛奶泡麦片,而是工作,他今天要去公司把辞职的事情办理妥当,他可以听从公司的安排做个电话编辑,但那对一个主播来说几乎是职业自杀,现在的一些人事为了减少遣散费的支出办法真的多的是,纽特不是不明白他们问他愿不愿意做电话编辑的目的,他也不愿意浪费相互的时间。现在忒修斯提供给了他一份工作,但那也只是暂时的,他们之间甚至都没法签订合适的合同,忒修斯会依照说的那样给他工资,并不是他不相信忒修斯,只是这根本算不上是一件工作,他答应忒修斯的时候,就像是为了留住这几年工作下来的一个纪念品,忒修斯是他的听众,是他没有白白浪费人生的一个证明,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和忒修斯做朋友。

  昨天晚上他一直在读童话故事,好像孩子的世界真的很简单,不用面对工作和生活的烦恼,他不知道忒修斯在电话的另一头是怎么样的心情,但能听下去他讲乏味的动物知识和童话故事,纽特猜他也肯定内心的某个部分住着一个小孩子,大概是十二点钟的时候,纽特停了下来,仔细听听可以听见忒修斯平稳的呼吸,那么他的任务就完成了,如果真有这么一份工作,是将失眠的人送进梦境里,纽特觉得也挺浪漫的。

  对于长时间在夜间工作的纽特来说,白天好像从来没有这么漫长过,他几乎是挨过来的,在网上投递了一些简历但并没有收到回信,晚餐要吃什么也想不出来,一个人的生活就是这样,最开始你以为你可以规划自己的生活,过了一阵子你懒得洗碗,到最后甚至连饭都懒得去吃。他想让这一天快点儿过去,睡眠是这无聊时间中的唯一避难所,如果有点什么事情可以做,就只有11点钟给忒修斯的电话了,想到这,纽特去翻了翻自己的书架,忒修斯会喜欢听见什么样的故事呢?

  

  夜晚如期而至。

  忒修斯早早地躺在床上等着纽特的电话,其实他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他来英国疗养,除了姑妈和纽特其他人谁都不认识,而且也没有什么想去做的事儿,之前他的睡眠很少,所以清醒的时间就更难熬了,那个深夜广播,现在变成了深夜电话,变成一天里最期待的东西,他甚至产生了一种迫切地想与纽特交谈的欲望。

  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起。

  “你好,忒修斯,我是纽特。”

  “你好,纽特。”

  最最简短的问候,可是两个人都不知道他们已经期待着这件事儿了。

  “你想听些什么呢,忒修斯?我找了一些散文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忒修斯莫名觉得让纽特这样费心像中学生完成作业一样准备阅读材料有些愧疚,他得和纽特谈谈,他也想和他说话,“纽特,我想我得和你说实话,我并不是对动物之类的知识有偏好,我只是想听你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你让我觉得安心。”

  “原来是这样……”纽特联想到他第一次见到忒修斯的情形,是在超市里,忒修斯穿着不太符合季节的大衣,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可能有些冒昧,但他真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看起来那么坚强又沉稳,他想帮他,尽管才认识了不久,但纽特真的觉得,冥冥中是有什么联系,让它们能以这种方式相遇,“……我知道这也许有点不礼貌,但是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有什么让你感到不能安心的东西,讲出来也许会好一点。”

  “纽特,除了伊法尼姑妈外,你是我在英国认识的第一个人。那天在超市遇见你,没想到我一直在听的就是你的广播节目,我想让你为我工作,其实可能我只是想要认识你,只是我也不明白该怎么做。”

  这些话如果是别人对纽特说,他只觉得对方在用拙劣的话术和他调情,但忒修斯讲得十分真诚,他能感觉得到,“那么我们就抛开这些,作为朋友,忒修斯,你什么都可以告诉我。”

  忒修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从他的ptsd问题,还是从他在战场上的经历,又或者是他和父亲的那些争执。

  短暂的沉默。

  “我很害怕。”

  “我在前线呆过一阵子,有一次弹壳卡在我的胳膊上,甚至没法拔下来。后来,那个弹壳好像永远都在那里,不仅仅是那一个,还有其他的。”

  “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出现,以什么形式,你甚至不知道它是什么,你没有一个准确的形容词去解释它,但它无处不在。”

  忒修斯感觉到重新讲述这些东西,让他再一次闪回到了那个时刻,那种恐惧感,还有疼痛,一下子都覆盖了过来,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纽特感觉到不对劲儿,他明白忒修斯经历了什么,是战争后留下的ptsd,他听见电话那头的沉默,他甚至想如果这个时候能抱住他就好了,然而他不能,他只有言语。

  “忒修斯,安静下来,别怕,呼吸,呼吸。”

  “你是安全的,在这间屋子里,你是足够安全的,没有什么能伤害你。”

  “如果你害怕,就睁开眼睛,打开灯,这没什么的,而且我在这里,我在这里,这儿不是危险的地方。”

  像在超市里的那次一样,纽特又一把抓住了他,他还没有走进自己的世界,就被纽特拉回了真实,“谢谢你,纽特。”

  纽特笑了,“也许你还想听听我今天精心挑选的文摘故事,我来读给你听吧。”

  于是他们又恢复了主持人和听众的状态,一阵子过后,忒修斯感觉自己已经足够平静可以睡下了,他和纽特说了晚安,夏日还未褪尽的燥热在秋天的开端持续了一两天,他想要起身去洗个澡,冲掉讨人厌烦的粘腻。

  他站在花洒下,热水喷涌而下,侧着头,水流重重地砍在他的侧颈,然后流下,他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被劈开了两半,他第一次,第一次抱住了自己的双臂,这样可以归于懦弱的动作是过去的忒修斯绝对不允许自己做的,但今天,他抱住了自己,水渐渐稳定到了合适的温度,浸润了他整个身体,他不想闭上眼睛,可他不得不,那个小动物主持人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你是安全的”“呼吸”“呼吸”“我在这里我在这里”,纽特的声音安定地储存在他的耳朵里,好像探险者在荒野中找到了株四片叶子的车轴草,只要明白它存在,就会打消恐惧。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他感觉好多了,身上蒸腾起的热气和清洁感让他很舒适,也许他该多和纽特聊聊,他想起昨晚的那个梦,输入了一条短信以后就睡去了。

  “纽特,我昨晚梦见你,阳光很好,你穿着白色衬衫在院子里浇花。”


————————————

B站搜索 小雀斑讲故事,纽特为你讲童话故事哄睡,我先睡了晚安大家_(:D)∠)_


评论(2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