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二🌸

AO3 id: Laien

All about You|Chapter 2

摇滚au

  吉他手忒修斯/主唱纽特(年龄差为三岁一起在学校里以及设定电波不会干扰霍格沃茨)

Chapter 2

  音乐是世上最无与伦比的魔法,相信无论是巫师还是麻瓜都能认同这一点。

  纽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哥哥,印象里的忒修斯总是穿着整齐的院服,领带一丝不苟的绕在脖颈,魔法袍也从没有一丝皱褶,就算是在魁地奇比赛的时候,也不过是风极速地略过他身旁,什么痕迹也不会留下。而现在,他的哥哥,穿着单薄的衬衫,扣子解开了两颗,别说魔法袍了,往常牢牢系着的领带都被一股脑地丢在椅子上。英格兰的夏天快要到了,蒸腾的云黏着般挤在天空中,因为练习的缘故男孩流了汗,前额的头发有一些贴在皮肤上,白衬衫把年轻美好的身躯勾勒地别样清晰,吉他背带勒住肩膀和右侧肋骨,忒修斯的手指在琴弦间不断跳动,音乐中满是充沛的力量和热情。他是天生的领导者,即便不是在舞台上,也总能吸引到众人的目光,现在他的观众只有纽特,他抬起头对纽特笑了一下,那个害羞的男孩就满脸通红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纽特看着乐队成员们弹奏的音乐已经有了雏形,可是却没人唱歌,话筒孤零零地站在舞台中央没人理,奇怪,难道主唱还没有来,还是说这是个做纯音的乐队,纽特好奇地等待哥哥给他解答。

  年长的男孩从台上跳下来,这是个小小的旧礼堂,没人知道她原来是用来做什么的,他们发现她时,还以为是有人设置了黑魔法,然而并没有,这就是个很普通的小礼堂,像麻瓜举办婚礼或者做礼拜的那种,虽然废弃了很久,但玻璃窗子大且高,光从两边对称着投射进来,正好适合做演出,模拟一下灯光和舞台。舞台的两边是有台阶的,但年轻的孩子们没有人会去绕那个弯,他们直接了当地跳下来,然后走向自己在意的人。

  纽特把水递给忒修斯,他真的太好看了,是的,比起说英俊或是什么其他的更高级一些的形容词,他觉得忒修斯很好看,他的哥哥继承了父亲的卷发和高挺的鼻梁,眼睛是蓝色的,而且不像自己有那么多雀斑,想到这个,纽特又低着头瞧着自己的脚尖,忒修斯比他好看地多,他永远也不会喜欢上自己的。

  “怎么了,纽特?很无聊吗?”忒修斯在台上的时候,觉得纽特眼睛里简直要冒出星星来了,多少人崇拜的目光也比不上这么一个人的,无论是作为兄长还是暗恋者,都得到了极大的心理满足。可是一下了台,纽特又变回鸵鸟,头低着,也不敢看他,忒修斯时常在想是不是自己太凶了,吓到害羞可爱的弟弟了,可是旁人都觉得,站在纽特旁边的忒修斯,总是笑得像朵要裂开的花,过分热情了。

  “唔,没有,你们很棒!只是为什么没有人唱歌呢?”

  忒修斯一下子就被问住了,他可不想在纽特面前暴露自己的一点儿小缺点。

  而一旁的安德森和他的女友可没错过斯卡曼德兄弟的任何互动,这个自来熟的七年级学长大声嚷着,“因为你哥是个音痴啊弟弟,我们现在还缺个主唱呢!”忒修斯把头扭过去狠狠地瞪了安德森一眼,他甚至想用昏昏倒地让这家伙安静点,这下好了,纽特知道他不会唱歌了,他再也不是完美哥哥了。

  显然,纽特并不这么认为,他看见忒修斯转过头去,耳朵根有点发红,忒修斯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好像什么事儿都在他掌握之中。妈妈也总是说,忒修斯从小就很成熟,没给她添过什么麻烦,更有意思的是,他十二岁的时候和孕期发脾气的鹰马对视,就这样神奇地让那只神兽乖乖回围栏里趴着了。纽特心里觉得忒修斯现在可爱极了,可他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好伸手拉拉哥哥的衣袖,“没关系的哥哥,你们会找到主唱的。”忒修斯低头看着自己的弟弟,感叹他可真是个天使,眼里面的爱意都快溢出来了,反手把纽特的手握住,点了点头。

  安德森是确认了要把气氛毁到底,“你不知道啊纽特,忒修斯唱歌真的很难听,我觉得那个麦克风都要哭了。”

  “唉,要不是我要弹贝斯,可能我会成为一个优秀主唱的。”

  “真的太可惜了,谁能想到the Great Theseus是个音痴呢哈哈哈哈哈。”

  “纽特要不你来试试看吧,我觉得……”忒修斯真的忍不住了,对安德森使出了昏昏倒地,喋喋不休的男孩啪地一声倒在了地上,他的蛇院女友在一边完全不在意,“你终于下手了忒修斯,我的耳朵要被这家伙磨出茧子了。”说着拖着男友就直接往礼堂外走了。

  少了两个人(主要是某一个),世界立刻又恢复了安静,然而安德森昏倒前的最后一句话给了忒修斯灵感,“纽特,你要不要来试试唱歌?”

  “我?……不了吧,忒修斯,我会紧张的。”纽特扫视了屋子里剩下的人,尽管就三个,但还是很恐惧,他没尝试过唱歌,也许和哥哥一样是个音痴呢。

  “那就……到这儿来。”

  纽特感觉被抓住了胳膊,下一个瞬间就倒在了忒修斯身上,而他们现在在忒修斯的宿舍里。

  “诶????”纽特惊讶地看着哥哥,忒修斯倒在自己的床上,而纽特被他拉到了怀里,男孩宽大的魔法袍罩住了忒修斯的身体,好像对方是一张柔软的毛毯,紧紧抱着会有更多的安全感。

  “上个月我拿到了移形换影资格证,所以,我可以随意使用啦。”

  “你不能随便使用的,这很危险,乐队的排练还没结束呢。”

  “就在刚才该结束了的,没关系,纽特,我们在霍格沃茨,而且……我想我们需要点单独的空间。”

  “我不会……唱歌……”纽特撑着身体想要起来,却被忒修斯一把压了下来,“只有我,纽特,唱给我听就可以了。”忒修斯的声音就在耳边,他的胳膊紧紧抱着自己,他们的身体隔着衣物紧密无间。他能想象到自己一定又涨红了脸,头顶感受到一点轻柔的压力,那是忒修斯吻了吻他的发顶,有点儿低沉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好吗,纽特?”

  他整个人都是发热和颤抖着的,这太过了,他得赶紧离开,不然会有难堪的事儿发生的,你知道,青春期的男孩子,可没什么自制力可言。于是这只小鸵鸟的声音伴随着心脏的抖动出现了,那是一首老的童谣,巫师和人类一样,他们的孩子也会听着父母的睡前故事,唱着一些悠长的儿歌。以前生病了的时候,斯卡曼德夫人会唱给他们听,其实主要是纽特,忒修斯不怎么生病,但纽特的身体素质并不是那么好,总是有些奇怪的小症状找上他,于是这首生病时候的童谣对他印象深刻,第一个瞬间想到的也是它。

  忒修斯听见了纽特的声音,这是非常不同寻常的。他的意思是说,他被惊艳到了,这可不是来自一个弟控哥哥对弟弟的吹嘘,而是真正的感受。纽特唱歌时的声音和往常说话时非常不同,尽管没有什么技巧可言,但透露在声音中的那种生命力让一段普通的歌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还没变声的男孩慢慢唱着,因为趴着和紧张的缘故,声音有点儿发抖,这并不影响忒修斯发现弟弟的潜力,纽特,必须,必须成为他的主唱,他要唱他写的歌,他要把所有的最好的东西都给他。

  “纽特……你……”

  纽特抓着忒修斯衬衫的一小块布料,紧张地等待着审判,“这太好了,这很美,你必须和我们一起演出。”他抬起头看着哥哥,却只能瞥见忒修斯的下巴,和紧闭着的双眼,年长的男孩已经有了青年的棱角,一个瞬间,纽特觉得他会成为最伟大的奥罗之一,他不可能会拒绝任何他的要求。

  “……好……”纽特的脸埋在忒修斯胸前,他感觉到自己能听见对方胸腔里正跳动着的心脏声,是那么的强烈和有力。

  “明天我就把你介绍给他们,现在,我亲爱的纽特,你可以帮我使用一个清理一新吗,我很累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再听听你唱的歌,你比妈妈要唱得更好。”

  忒修斯全程都在闭着眼讲话,他害怕自己看着纽特的眼睛会暴露点儿什么,你抱着他,甚至要忍不住亲亲他的脖颈,这太危险了,但你又无法放手这个拥抱。

  可能是真的很累了,他这段时间一直没有睡好,学业和各种杂事让他一刻都不得停歇,此时此刻纽特的声音安抚了他紧绷的神经,耳后有痒意钻过来,是舒适的感觉,不知不觉间,忒修斯就陷入了睡眠。

  纽特听着身下均匀的呼吸,他觉得自己这样会压着忒修斯的,想要起身,可是那双胳膊却牢牢束缚着他,他怯怯地抬起头看了看忒修斯,梦境里的爱人就在眼前,伸出手碰了碰他的喉结,是成熟男孩的标志了,然后是有些泛青的下巴,忒修斯会每天早晨站在镜子前刮掉下巴上泡沫吗,再往上,是会说出纽特名字,是会露出微笑的嘴唇。纽特伸长了脖子往上看着,睡着了的忒修斯,依然像是不动声色地吸引,他横下心来,一个轻轻摇曳的吻落在男孩的唇上。


————————————

从星期一开始实习变成预备役社畜了,今天周日!我积极更文!我胡汉三又诈尸(


评论(19)

热度(75)